[亲情向,志杰年龄缩小梗]莲花-4

陈国华回想起这二十年来的时光,便如同做了一个漫长的梦。
那时他刚摆脱了卧底身份,回到警局重新开始重案组得工作。但在警察宿舍醒来的每一个早晨,都如同溺水之人一般触不到底,无法确定自己是在哪儿。有时午夜惊醒的时候,他只能盯着墙上的阴影发呆,任由脑中浮现的各种画面将自己彻底淹没。他的烟草消耗量极具上升,整个人仿佛是一枚一点就着的炸弹。终于某次行动中上司因为他的冲动狠狠斥责,一怒之下把他调到了冲锋队。而十二岁的陈志杰就在这个时候来到了他的身边。
陈国华至今仍清楚地记得那天,那是一个已经挂起三号风球的下午,阴郁的天色如同他的脸色。他刚刚获悉他在大陆兄弟家的惨剧,还来不及表示愤怒,上司就告诉他将会有一个孩子和他一起生活,因为他是那个孩子唯一的依靠。
他站在警队长长的走廊尽头,点起一支烟,等待MADAM带来那个孩子。走廊里很安静,突然想起MADAM急促而尖锐的脚步声,她身后的男孩被她拉住手跟得有点踉跄。陈国华在这一刻几乎想拔腿逃跑,他现在的状态连自身都无法确保,更不用说照顾一个十二岁的男孩。他贴住走廊尽头的身体忍不住微微颤抖,仿佛一尾脱水挣扎的鱼儿。

MADAM瞪了他一眼,把男孩从身后推到他面前。男孩穿着白色衬衫灰色短裤背着灰色书包,这是学校统一的制服。唯一不同的是他的男孩手里还提着一个圆形的玻璃鱼缸。

MADAM又瞪了陈国华一眼,他才想起要碾灭烟头。他把双手在裤子上擦了擦,伸到男孩面前,拼命扯开嘴角,“志杰,你好,我是陈国华。”

男孩这才抬起原本半垂的脑袋,“小叔,你好,我是陈志杰。” 
陈国华看到男孩的脸色略显苍白,眼睛也有点浮肿。陈国华不用照镜子都知道,男孩脸上那种虚浮的笑容和他的几乎一模一样,只是他自己做起来更自然而已。而他也从未想象过,这种惨淡的笑容有一天会出现在一个十二岁的男孩脸上。陈国华只觉得心脏仿佛被狠狠用针炸了一下。
男孩用空着的那只手握一握陈国华伸过去的大手,放开后闻了闻手上的味道,又翘起嘴角,“小叔,你和爸爸的味道好像。”但他才笑到一半眼睛里已盈满了泪水。陈国华再也忍不住,一把抱他入怀里,把他的脑袋按在自己肩头,胡乱地揉弄他的头发。
MADAM小声对陈国华说了几句,递给他一张纸,然后就离开了。
走廊里的空气比梅雨来临前还要憋闷。志杰静静地趴在陈国华的肩头,刚才的哽咽已被抚平。陈国华感受着男孩在他耳边吐出绵长潮湿的呼吸,虽然经历了重重打击,仍充满了一股鲜活的生命力。
“志杰以后就和小叔一起回家。”
“嗯。”
“志杰,你是不是喜欢金鱼,我们买点金鱼带回家?”
“嗯。”志杰仍然趴在他的肩头一动不动。
“志杰,你不肯动我只能抱你走了。你怕不怕羞?”
“嗯。”志杰的小脑袋在他的肩窝埋得更深了些。“是小叔就不怕。”志杰带着鼻音的声音从衣服缝隙里钻出来窜入他耳中,小小声却坚定的,仿佛给予了陈国华从未获得的认可。
陈国华弯腰抱起他的侄子,志杰紧紧搂住他的脖子。十二岁的男孩虽然身量比其他孩子稍小,但陈国华的臂弯间也感受到沉甸甸的重量。从这一刻起,这就是对他来说世间最珍贵的宝贝,也是他这辈子最沉重的责任。


=TBC=


 

*我脑补的幼年志杰是岁月神偷里那个戴着玻璃鱼缸的小弟。

 

评论 ( 7 )
热度 ( 9 )

© 白日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