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亲情向,志杰年龄缩小梗] 莲花-2

离开泰国之前,陈国华告诉侄子他想去一个地方。志杰于是借了台车,载着他去了机场附近。

陈国华左手和身上都裹着绷带,安静地坐在副驾驶位置,只是偶尔抬手抚胸,压抑地低声咳嗽几下。他的伤需要回香港慢慢养。陈国华来泰国的时候就没有带什么行李,只提着一只黑色的拎包,放了一套自己和志杰的换洗衣服,以及给阿光的那一整包美金。现在要离开时,他扔掉染血的衣裤,拎包更是完全空的没有分量。

志杰开车沿着高速公路飞驰,离曼谷市区越来越远。陈国华突然指着远处高速公路旁一个巨大的庞然大物,“去那里。” 志杰一踩油门,腾起一股烟尘。

车逐渐开近,志杰看出这个庞然大物是一尊黝黑的三头神象。他诧异问:“小叔,那是什么地方?”

“三头象神博物馆,阿光说来曼谷必看。”

“叔,我们又不是来旅游的。”志杰撇撇嘴。

“我倒是想……”陈国华抬手仿佛想摸他肩膀,才抬起来又被一阵激烈的咳嗽打断。

志杰一打方向盘踩停刹车,想帮着拍拍他后背,又不敢用力。

“杰,就当陪小叔完成心愿吧。”小叔在他手肘用力握了一下。“别忙了,我们先进去。”

这座博物馆就像一座大花园。虽然来往人流不断,却都是安静地行进,静谧地仿佛与世隔绝,俗世的纷乱嘈杂似乎与这里完全无关。他们跟在人流之后买了门票。进门之后陈国华让志杰用门票换了黄色的小花环、九支香和一支莲花。

他们沿着三头神像的铜铸躯体缓步拾阶而上。正中一条白色天梯蜿蜒,四壁堆砌着精美瓷片,雕花玻璃天顶折射着五彩斑斓的光线,仿佛那里就是宇宙的中心。

“杰,你看我们来时那条路,阿光说这是曼谷机场通向市区的唯一通道。只要经过,三头神象就会做出判断,决定你进入的是天堂、地狱还是人间。”

志杰回想起来,他来到曼谷前在船上被砸晕,之后则是被高晋锁在囚车里送进监狱。这里是人间还是地狱他并不在意,也无法在意,唯一的想法只是让小叔知晓,因为小叔不会让他单独留在另一个世界,即便他在卧底的七年里都是如此。但若果真是地狱,他又怎舍让小叔同赴。这苦果早已咽下,又如何能吐得出来。但小叔必然也是同样想法,才舍弃一切急奔异国。

志杰不由地望向小叔的侧脸,他虽然鬓角已遍染风霜,线条仍异常坚硬。志杰知道小叔除了例行拜关公,并不怎么信神佛,支撑着他笔挺身板的是几十年来内心坚定的信念。老天不会玩弄人,就是这信念带他们逃出生天,也是志杰十二岁以来唯一的支柱。他由此以为小叔不会因为一些传说而动容,但自进入这座三头神像的领地,小叔却显得格外小心拘谨又庄重严肃。直到他们来到天梯尽头,小叔让他拜过观音诸神,献上小花环,点上九支烟香,才略微放松了嘴角紧绷的线条。志杰依稀记得,他报考警校那年,小叔带着他去拜了关公,又给父亲的遗像点上三支香,便也是这幅神情。等到他放榜回家报喜,小叔才又尋回自然的表情。現在小叔間或弓起背輕輕地咳嗽,牽動志傑一陣心疼。他埋怨自己过去竟是如此天真,以为小叔永远可以为他俩撑起一片天地。

小叔让他执九支香,挽一朵莲花,默念一段心愿。他于是将满腹心事化作寥寥数语,为小叔,为阿莎,也为他自己。他将莲花放入池中,莲花摇曳,随水波漂流,最后只留下指间一段清香。



陈国华等这全套仪式做完,已觉得疲惫不堪。志杰想问小叔许了什么愿,看他的神情却又不敢问。于是志杰只是默默送陈国华去了机场之后返回医院,他原就打算等阿莎稳定下来之后再回香港。

===

關上一扇門再打開的時候,並不會一成不變。但變化究竟是喜是悲,永遠都無法預測。

陳國華徬彿被定住了腳步,自那間打開的房門外望進去,白色床單下的是一張稚氣而又清秀的面孔,那就是他印象里初見的,十二歲的志傑。



TBC


*莲花照片来自网络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4864e010101dqo5.html

评论 ( 23 )
热度 ( 13 )

© 白日梦 | Powered by LOFTER